凌海宁
山东/济宁
9810
访问量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
济宁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
主任记者
山东省泰山文艺奖获得者
济宁市乔羽文艺奖获得者
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我们这里说45岁的男人是属“驴”的,因为上有老下有小,正是工作忙碌,家庭压力大的时候。
年轻的时候我爱好也算比较多,社交也比较广泛。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,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日常社交范围相对固定了下来,每天接触的人也就那么多,与陌生人交流的反而比亲人交流的更多,同学只在聚会中见面、同事变得疏离、朋友相对固定、与父母仅在周末见面......生活好像进入了一个死循环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激情不再。再看看身边的同龄人,大多和我一样陷入困惑中。
2017-09-26 20:16
2
12
1114
6月11日,济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式摄影成果展在群众艺术馆顺利开展。看这个展览不要单纯的看它的艺术性,甚至说它与艺术无关,它事关摄影家的社会责任,展览看的是济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态,摄影家对非物质文化保护的一份担当。
2016-06-17 10:13
1
0
321
2016-02-24 20:32
2
0
757
拍摄于济宁盲校
2015-04-22 00:13
1
0
423
在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宋南村,有一所十分简陋的学校,叫做“启音聋儿言语康复中心”。是一所听力障碍和智力障碍为一体残疾人语言康复学校。现在有40多个孩子,年龄在3至14岁之间,每天在专业老师指导下进行发音和听力训练。
  孩子们的情况不一样,有先天耳聋的,也有智障者和后天失聪的。当记者走进教室时,孩子们热情的围了上来,咿咿呀呀地跟记者聊天,虽然吐字不是很清楚,但他们的眼神中透露着真诚与友善。从2000年至今,从事聋儿康复教育张素霞和她的“启音”聋儿言语康复中心已经走过了十三个年头,许多困难和阻力都没有改变她对聋儿康复教育的观点,张素霞坚信只要路是对的就不必怕远。自2000年至今已有几十个聋儿从这里走入正常的小学随班就读,回归社会。这处租来的民房是孩子们快乐的“乌托邦”,我们看到200多个平方的房子里竟然有40多个聋哑和智障儿童,地方虽小却非常干净。孩子们脸上灿烂的笑容很难让你把他们和残疾、智障联系到一起。
“艰苦并不可怕,我们不去管它”。张素霞脸上灿烂的笑容感染着所有的孩子,若不是耳朵上的助听器,你会觉得这是一群很开心、很正常的孩子。所有的孩子都管张素霞叫“妈妈”, 而且孩子们都说妈妈好看,妈妈漂亮。在孩子们的心目中张素霞老师就最漂亮的妈妈。
许多农村的聋哑儿童在家里得不到家人的关心,受到周围邻居的歧视,得不到良好的教育,造成对外交流的困难,因此自我封闭,长此以往形成孤僻的性格。在聋哑学校里,他们得到了平等的对待,得到了关心和爱护。从不适应到融入,并没有花太长时间,他们在这个没有世俗观念的世外桃源李尽情欢乐。这里不仅是他们的语言学校,更是他们快乐的天堂。可是以后呢?
2014-03-10 23:34
24
0
1257
夜色越深,微弱的烛光反而越明亮。
2014-02-11 22:26
3
0
561